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美国散户输了,欧洲人开始寻找下一个“游戏站” 热点题材

时间:2021-02-23 19:30:58作者:佚名

对于正在寻找意大利版“GameStop”的散户来说,锡耶纳的托斯卡纳银行(tuscan bank 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似乎是一个不错的起点。

锡耶纳银行成立于1472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银行。但在过去的几年里,锡耶纳银行一直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由于决策失误,该行对竞争对手银行的收购导致其欠下90亿欧元的巨额债务。从那以后,该银行向国家寻求数亿美元的救助资金。2016年,锡耶纳银行是唯一一家未通过欧洲监管机构全系统压力测试的大型银行。

截至今年,该行财务状况已经企稳,无论是资本化还是资产管控,仍是意大利前十的银行。但锡耶纳银行虽然已经摆脱了大部分不良贷款,但股价仍接近历史低点。

Investire.biz的全职交易员卢卡·迪卡凯蒂(Luca Dikachati)经营着一个YouTube投资频道。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他说:“乍一看,锡耶纳银行似乎还不错,因为它的整体财务状况符合一只被低估的股票的形象,似乎随时准备飙升。”

“然后我们发现股票的空头头寸只占总资本的不到5%。相比之下,游戏站的空头头寸达到了总资本的170%。”他说,“如果卖空者占已发行股票的比例不到5%,谁能指望‘卖空’这只股票?”

欧元区低价股票

欧洲投资者正在学习如何找到下一个欧洲版本的“游戏站”,但进度还是有点慢。迪·卡塔蒂表示,意大利交易商终于找到了一些低调的收购目标,包括互联网服务公司蒂斯卡利(Tiscali)、亚马逊的意大利竞争对手易卜力(ePrice)以及数字游戏开发商和卖家数码兄弟(Digital Bros)。最引人注目的表现来自克拉博(Clabo),这是一只在今年1月27日至2月4日期间异常活跃的低价股票,其股价几乎上涨了两倍,达到2.06欧元。和游戏站的情况一样,交易者对Clabo的兴趣自此下降,股价也下降了一半。

在其他地方,一些欧洲股票上个月短暂地陷入了游戏发布事件,包括芬兰电信公司诺基亚、德国电池制造商Varta和波兰游戏开发商CD Projekt。这种情况有助于上市公司在美国、欧洲或仅在美国进行交易。互动经纪公司(Interactive Brokers)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索斯尼克(Steve Sosnik)表示,这种热情让他觉得“一群狼在寻找群体中最弱小的成员”。

种种迹象表明,“狼”正在欧洲生长。

根据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AMF)的数据,从2019年底到2020年底,法国散户投资者的账户数量激增。去年12月之前的5个季度,平均每个季度有近77万活跃交易员;在前五个季度,这个数字是48万。在意大利,网上炒股变得像订购基安蒂酒葡萄酒一样简单。截至去年10月,近250家公司提供在线经纪服务,18个月内增长83%。同时,同期网上账户交易量增长近200%。

零售业的浪潮也冲击了德国。在欧洲最大的经济体中,“aktie”(德语中“股票”或“share”的意思)一词取代了“sex”,成为去年增长最快的搜索词,其间新增了150万个在线经纪账户。

对社交媒体的警告

然而,欧洲散户投资者的激增仍然没有美国大,美国57万亿美元的股市有36%为家庭所有。但即便如此,欧洲监管机构仍急于避免一度震动市场的“游戏站”混乱局面。上周早些时候,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相当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警告投资者,社交媒体论坛是寻求选股建议的“危险场所”。

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发言人大卫·克利夫(David Cliff)解释说,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发出的警告是“由美国游戏站的混乱所驱动的”。他说:“如今,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可以迅速传播,尤其是在社交媒体如此流行的情况下。”

此外,还有更多防止交易波动的刹车机制,正如当日交易员所说,让游戏站股价暴涨。

比亚吉奥·米兰诺(Biagio Miranno)是卡拉布里亚的一名投资者,他曾在2019年被一家意大利出版物评为意大利顶级交易员之一。她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说:“意大利和欧洲的交易员操纵严格意义上的欧洲股票的股价,比美国投资者要困难得多。在欧洲,一些规章制度不利于试图重复游戏站事件的投资者。”

20世纪90年代末,当蒂斯卡利的市值一度超过意大利汽车制造商菲亚特时,米兰诺将巨额利润押在了蒂斯卡利身上。她指出,在欧洲,如果股票在一个交易日上涨10%后上涨5%,熔断系统可能会启动,从而扼杀情绪驱动的股价反弹。此外,一些欧洲当地法律试图限制用于提高人们对特定证券兴趣的开放在线论坛。

另外,还有一种“意大利人”的心态,让投资者很难信任自己不太了解的人。

《商人》和《黄牛》

米兰诺指出:“如果你遇到像美国这样的情况,当外部压力袭来时,人们将难以应对,并将陷入困境。”他建议人们应该是“交易者”——意大利金融界的一个术语,指购买股票并在出售前至少持有几天的投资者。他警告说,那些持有股票时间很短的人——在意大利被称为“黄牛”——通常取决于运气,无论他们是盈利还是亏损。而那些持有股票数周、数月甚至更长时间的人——意大利语叫“卡塞蒂斯塔”——错过了太多机会。

但也有少数低调且以年轻人为主的意大利投资者,受到游戏站爆料的启发,认为可以用类似的方式赚欧元快钱。他们在WhatsApp或Telegram等数字通讯平台上通过群聊进行交流,从而避免了“非专业人士不得公开叫号买卖特定股票”的规定。他们甚至有自己的行业俚语。米兰诺称他们为“黄牛”,而他们自称为“浓缩咖啡”投资者——不仅因为他们交易迅速,还因为这是与老人开的玩笑。

“我父亲喝浓缩咖啡。”21岁的马蒂奥说,他是一名学生,也在咖啡馆和公共汽车售票处兼职。"我喜欢鹰爪罐头或红牛罐头."

马蒂奥不肯透露他的姓。他目前住在意大利南部的巴西利卡塔。他告诉《财富》杂志,他是一个由60名交易员自发组成的投资小组的成员。这些散户通过WhatsApp交流,自称“我卡瓦列里”。虽然每个小组成员在加入前都必须得到其他成员的推荐,但在现实生活中只有少数人相互认识。大部分都是无业游民,把精力放在互联网上,密切关注股市的一举一动,从这些图表中寻找发财的机会。他们主要依靠的分析方法,其实和很多专业人士使用的方法差不多:寻找股价被低估但成交量在上升的老公司的股票,把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作为股价上升的标志。

Martio表示,他的投资团队在2月1日推高了意大利基础设施投资公司Atlantia的股价。这家公司在2018年遇到了麻烦:当时热那亚的一座桥梁坍塌,导致死亡。欧盟委员会和意大利政府就罚款发生了纠纷,该公司也参与其中。

马尔蒂奥表示,他目前投资组合的总价值略高于1.2万欧元,“比圣诞节时高出近50%。对于意大利散户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短期收益。他和美国同行的另一个区别是,他的投资预算不会受到美国财政刺激法案的刺激。资金紧张的意大利政府几乎没有钱来纾困其财政状况,更不用说实施“刺激法案”了。

马蒂奥说,他的启动资金是从亲戚那里继承的一笔钱。他还说,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旅行限制,该集团的另一名成员出售了一辆投资不需要的汽车。还有一个是从他小时候开始存钱的账户里提现。

他们可能没有足够的资金推动下一轮股市反弹,但他们的热情和人数却在与日俱增。


以上就是美国散户输了,欧洲人开始寻找下一个“游戏站”热点题材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琬青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