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作为一个老牌汽车巨头,福特的现状不容乐观 筹码分布图

时间:2021-02-24 08:22:29作者:佚名

作为一个老牌汽车巨头,福特的现状不容乐观。

特斯拉2010年上市后,股价逐渐超过了很多老牌汽车公司。

2021年2月22日,特斯拉市值7499.34亿美元,是福特的16倍。

特斯拉CEO马斯克甚至在接受采访时唱起了福特:“回顾历史,美国汽车公司中只有福特和特斯拉没有破产,但当下一次经济衰退来临的时候,福特也不会幸免。”

近年来,特斯拉和福特一直在互相争斗,但面对衣着鲜嫩、马气冲天的特斯拉,福特目前深陷困境。

在特斯拉改变世界的故事成为人们的谈资之前,福特也是先行者。在上一个时代,它用一辆每个工人都买得起的T型车改变了人类旅行的主要方式。直到2007年,连续75年保持美国汽车市场第二大销量。

在电动汽车领域,福特很早就开始探索。福特于1914年制造了电动车,这是世界上最早的电动车之一。特斯拉直到近90年后才在美国成立。

不过福特的电动改造一直比较保守,现在也成了跟屁虫。直到敌人上门,电动车的改造才被认为是最重要的战略之一。

2021年2月19日,福特宣布将在德国投资10亿美元建设电动汽车工厂。同时,福特计划2030年在欧洲只销售纯电动汽车。

目前,福特以15%的份额在欧洲商用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将电动汽车视为未来可持续利润新战略的核心。

这些年来,福特正在慢慢放弃燃油车市场。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市场需求和利润下降,一些经典的福特车型面临销售低迷的局面。比如2014年福克斯销量下滑20%后,连续几年销量疲软,在本土市场也遭遇滑铁卢。

直到2018年,福特决定削减所有低利润或无利可图的车型。此时,福特宣布计划取消其在北美的大部分汽车业务。

这意味着未来北美很可能只卖野马和福克斯的车,而金牛座、蒙迪欧、福克斯、嘉年华等车型将在北美永远消失。当时,这些车型占福特在美国销量的近17%。

当时,福特削减了车型,转而使用利润更高的卡车和商用车。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在回应股东时表示,这是为了将SUV、跨界车、皮卡和新能源汽车的份额提高到90%。

现在,福特希望未来能进一步降低燃油车的比例,甚至在未来放弃欧洲市场的皮卡和商用车。它希望成为一家以新能源汽车为主营业务的公司。

但尴尬的是,福特也成了传统汽车公司转型的反面教材。由于传统业务和创新业务之间缺乏平衡,福特的收入下降了,股价也下跌了。

在它的前面,有一批新兴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正在向前冲,在它的旁边,有通用、本田、大众等许多老牌汽车公司。电气化时代,福特终于可以谋生了吗?

1.危机再次找到了福特

在汽车行业的十字路口,当电气化成为不可逆转的变革浪潮时,特斯拉成了走在最前沿的人,而福特却落在了后面。

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曾在一次金融会议上表示,福特正处于十字路口,当前的汽车行业环境“极具破坏性”。

虽然福特早就意识到新能源汽车的大浪潮,但转型并不顺利,所以业绩低迷。

据其财报显示,2019年,福特的营收为1559亿美元,但净利润仅为4700万美元,比2018年的36.7亿美元低99%。

2020年全年营收1271亿美元,同比下降18%;净亏损13亿美元。根据业绩报告的统计,这是福特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福特早期很重视中国市场,现在这种依赖变成了负担。长安福特成立于2001年,曾是福特和长安汽车的“摇钱树”,但它的繁荣没能持续下去。

2020年,长安福特销量25.3万辆,同比增长37.7%,但仅在4年前,年产量就达到100万辆的峰值。福特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和产品替换的速度受到了批评。

早在20年前,福特就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谷,至今经历了三次重大变革。

2006年,福特打破最高亏损纪录后,新任CEO穆拉利采取了“一个福特”(One Ford)的战略——出售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捷豹(Jaguar)和路虎(Land Rover)等高端品牌,削减车型,关闭17家工厂。推动转型重组,让福特顺利度过生死劫难。

十年后,为了再次赢回华尔街的信心,福特在2017年再次迎来重组计划:以降本计划提振财务健康,不仅要大量裁员,还要淘汰滞销车型,以皮卡、商用车为核心拓展自驾、电动车等新业务。

当时,福特首席执行官韩将其与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经历的变化进行了对比。他表示,重组更加“严厉和深刻”。

在传统汽车公司“大象掉头”的故事中,福特一直在努力摆脱泥潭,重新起舞,但一直比较保守。

福特试图比人们想象的更早地创新其业务。1914年,福特与爱迪生合作发布了一款概念电动车,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电动车之一。1967年,福特再次推出Comuta概念纯电动汽车,最大续航里程甚至达到64公里。

福特率先进入电动时代,但未能坚持转型。直到2017年,新能源进程才开始加速。今年,福特投资10亿美元收购阿尔戈。艾,自驾创业。内部成立了一个电动汽车开发团队,由福特副总裁谢里夫·马拉克比(Sherif Marakby)领导。

在主流车企,这些动作已经有点晚了。

但有迹象表明,福特现在变得更加激进。福特表示,未来十年将继续在自主汽车领域投资70亿美元左右,从2021年开始提前投资50亿美元,这种情况很少见。

自动驾驶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特斯拉的崛起,电气化已经成为全球汽车行业转型的大势所趋,福特的电动车业务已经无法再缓慢前行。

2018年,福特宣布了全球电气化战略,并计划到2022年将其投资增加到110亿美元。到2021年,福特将这一数字增加了两倍,达到“超过220亿美元”。

面对外界,福特更愿意提及电动车产品,这不仅决定了其未来的营收规模,也决定了福特未来是否会被时代淘汰。

2.复制特斯拉到底有多难?

福特将注意力转向了电动汽车。这一次,它想力挽狂澜,但转型之路艰难。

比如很多传统企业,转型中的福特,选择与其他企业合作生产纯电动汽车。

福特将使用大众的模块化电动平台MEB和比亚迪的电池,以合资的形式在各国共同开发新能源汽车。

据路透社报道,比亚迪将向福特供应电动车用电池,长安福特正在寻求批准生产一款搭载比亚迪电池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

福特和大众的合作始于2018年6月。福特需要大众的模块化电动平台MEB来制造电动汽车,大众也需要福特在皮卡和商用车方面的经验。

虽然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但福特不得不将部分命运交给对方。

根据麦肯锡的一份报告,从长远来看,只有开发一个纯电动平台,才能真正满足纯电动技术的要求,充分发挥纯电动驱动的优势,全新的电动汽车平台才能带来更优化、更集成化、更优秀的汽车产品。

此前,宝马开发了LifeDrive模块架构,推出了宝马i3和i8。由于这两款车型销量未能达到预期,宝马在后期研发中放弃了纯电动平台的使用。但2020年,宝马将继续推进电动平台的研发。

电动平台意味着企业能否形成自己独特的优势,但福特离这一步还很远。

改造电力的研发成本不小。MEB平台建设初期,大众投资约70亿美元。福特首席财务官约翰·劳勒预测,福特2021年调整后的税前利润将在80亿至90亿美元之间,调整后的净现金流将在35亿至45亿美元之间。

比起花巨资,从零开始找合作伙伴是捷径,但也会失去一些竞争力。

目前,全球新能源行业竞争日益激烈,对玩家核心竞争力的评估日益紧张。汽车公司不仅需要为消费者提供优质、创新、性价比高的电动汽车,还需要解决电池续航焦虑和充电问题。

从新能源汽车的集成,动力电池,燃料电池系统,关键部件等。,福特仍有许多技术需要解决。

福特作为百年老店,反周期、抗风险,背景和经验丰富。然而,为了赶上补贴和市场红利,福特不得不尽快推出可以使用的电动汽车。

2020年,除美国和中国外,更多的欧美国家将扩大对电动汽车和制造商的补贴。其中以德国政府为例,2020年扩大补贴,包括对价格在4万欧元以下的电动汽车消费者的补贴增加50%,补贴期限从2020年底延长至2025年底。

同样在今年12月,福特宣布将投资10亿欧元改造其在德国科隆的汽车制造厂,并与大众MEB平台合作,为欧洲市场打造一款带有福特标志的电动汽车。

动作很多,但效果不明显。

2019年,福特发布了全球首款智能纯电动SUV野马马赫-E,截至去年3月,野马马赫-E全球订单达41400个。

另一方面,福特Leading EV是福特在中国市场的第一款纯电动汽车,但根据第一次电动数据,自2019年2月推出以来,每月销量超过4000辆,其中上市初期月销量达到6000辆,之后徘徊在3000-4000辆左右。

然而,更重要的搭载福特电动转型的车型停止了量产,未能完成历史使命。

此前,它曾计划在2020年春天大规模生产插入式混合版本的Escape。从此时间一拖再拖。直到今年,插电式混合版本的Escape还没有达到量产。

在中国,福特和Zotye汽车的合作被“打掉”。自从两家公司四年前合资以来,至今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2021年2月,福特终止了之前联合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计划。福特表示,鉴于近年来中国纯电动汽车行业及相关政策的重大变化,合资公司的计划无法继续实施。

不久之后,福特宣布了新的国内计划,以福特旗下的纯电动汽车野马马赫-E为使命。新车将于2021年由长安福特在中国制造。

"几乎所有的筹码都在这辆车上."福特董事长比尔·福特曾在MACH-E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福特对中国市场的渴望和憧憬依然存在,但不知道这次是否会成功。

目前,欧洲等国家也制定了全面禁止销售燃油车的规定。短短几年,福特必须在电动汽车领域打开市场,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3.大象慢慢转向

改变的不仅仅是福特。一场关于传统汽车电气化改造的竞赛已经开始。

拥有83年历史的汽车巨头大众无疑是激进的代表之一。2021年,大众因未能达到欧盟碳排放目标被罚款1亿欧元。

但在连年巨额罚款的危机下,大众大规模推荐电气化业务,甚至成立独立部门实施特斯拉追赶计划。

在新能源汽车大战中,大众可能是走得最远的传统汽车公司之一。

大众的电气化改造涉及方方面面。它不仅开发了自己的MEB电动车平台和软件系统,还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几个配套的生产基地。电池研发方面,从外包合资到自建工厂,产品线有低端和高端。

根据第一电气研究院的数据,2020年特斯拉全球销量达到50万辆,大众以22万辆的累计销量排名第二,占市场7%。

之后大众ID.3确实在一些市场上击败了特斯拉。2020年底,大众新款纯电动汽车ID.3在欧洲市场超过特斯拉Model 3,获得月度销量冠军。现在,ID.3即将在美国交付汽车,并将在特斯拉大本营正式与它展开竞争。

对于大众这样的传统汽车公司来说,转型就像赌博,可能会上上下下,直到赢,但也可能会跌入深渊,以失败告终。

大众也能看到转型的成本——低绩效。其2020年的年销售业绩是十年来最低的。

大众集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旗下品牌售出930.5万辆,同比下降15.2%。

比如选择自研的传统车企不多,很多车企还是选择了和福特类似的道路。

在北美,本田和通用结成战略联盟,共同开发电子架构、辅助驾驶、车辆联网、VTX等技术,共享整车平台。

2020年到今年,是传统汽车公司转向的重要节点。

获得2020年年度销售桂冠的丰田汽车,在电气化业务发展上也与大众形成对比。丰田对纯电动汽车的态度各不相同,始终坚持混合动力的原则。

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男曾多次公开炮轰纯电动汽车的发展。他认为目前电动汽车被过度炒作,并声称日本禁止销售燃油车的政策会扼杀企业。由于舵手的态度,丰田在纯电动车上慢了一步。

2021年2月10日,丰田突然改变态度,宣布将在美国市场推出两款纯电动车型。原因指向“美国现政府致力于实施减少碳排放的政策”。在政策的影响下,许多传统汽车公司被迫加快转型。

之前一直在缓慢转型的本田汽车有限公司也在2021年2月发布了重磅消息。它的官方声明是首席执行官田崎敬浩将辞职,由三步洪敏取代。

在八日和任职期间,仅推出了一款续航220公里的小型纯电动汽车本田E,而三步洪敏是汽车制造商R&D部门的负责人。外界认为这是本田加快电气化等新四化改造的选择。

传统汽车企业电气化改造的难点不仅仅是资金实力、技术和供应链,还有来自产业转型的压力。

目前这种压力更多的体现在经销商层面。如今,传统汽车公司迫切需要经销商帮助他们销售电动车。

2021年2月,福特致信经销商,信中提到福特经销商将需要花费高达3.5万美元,其中包括充电器、维修设备和安装费用。只有同意这个方案,才能获得品牌认证。由于纯电动产品和混合动力产品都有配套设施,如果经销商不能获得认证,就不能销售相关产品。

凯迪拉克此前曾希望经销商投资和销售电动汽车,其经销商委员会起草了相关要求。如果经销商不想做这笔投资,他们将失去销售凯迪拉克电动汽车的资格。之后,大约150家经销商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该品牌的新车销售,也不会在设施上投资20万美元。

经销商拒绝投资电动车,可能会影响电动车和传统汽车公司新车的销售。

在传统汽车公司电气化改造漫长而艰难的道路上,经销商的压力可能只是一个插曲,未来还有无数考验等着他们。

电气化时代,传统汽车公司的品牌竞争力不再,以前的管理和销售模式已经不适应新的环境,百年的积累也有可能失去。

从福特到通用、大众,这两个曾经的燃油车巨头不得不赌一把,赌输的成本非常高,但是赌赢了就能赢下一个时代。


以上就是作为一个老牌汽车巨头,福特的现状不容乐观筹码分布图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琬青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