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义乌上市公司」反垄断重文件发布!大数据杀人,“两个选择一”不能再玩了

时间:2021-04-30 03:12:27作者:佚名

近两年来,平台上的“两个选择”、“大数据杀”现象呈上升趋势,已经从电商领域扩展到外卖、快递、互联网出租车、旅游等领域。

在此背景下,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于2月7日制定并发布了《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强调《反垄断法》及其配套法律法规适用于所有行业,平等公平地对待各类市场主体,旨在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中的垄断行为,促进平台经济规范、有序、创新、健康发展。

本指南以《反垄断法》为基础,该法由6章24条组成,包括总则、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经营者集中、滥用行政权力排除对竞争的限制和附则等。内容涉及“两个选择一”、“大数据扼杀”、“搭售”、“不公平价格交易”、“低于成本销售”和、

六个核心点

1.“平台”概念明确,监管对象范围明确;

2.“关联市场”的概念已经明确,“关联市场”在具体情况下可能无法界定;

3.6起滥用市场地位案件及相应的“正当理由”已得到澄清;

4.明确经营者集中符合国务院规定的申报标准的,经营者应当提前向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申报,未申报的不得实施集中。协议控制结构涉及的经营者集中属于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范围;

5.明确垄断协议的定义和形式,垄断协议的四种类型:横向垄断协议、纵向垄断协议、轴辐式协议、合作行为,对上述垄断行为进行解释,细化宽大制度的规定;

6.明确了滥用行政权力排除和限制竞争的六种行为,指出相关平台经济领域的行政主体和经营者应承担法律责任。

什么是平台?

《指南》给出了“平台”的明确定义:

本指南所称平台,是指互联网平台,是指相互依存的双边或多边主体在特定载体通过网络信息技术提供的规则下进行互动,共同创造价值的商业组织形式。

平台经营者是向自然人、法人和其他市场主体提供经营场所、交易撮合、信息交换等互联网平台服务的经营者。

平台内经营者是指在互联网平台内提供商品或服务(以下简称商品)的经营者。平台运营商可以在运营平台的同时,通过平台直接提供商品。

平台经济领域的运营商,包括平台运营商、平台内运营商以及参与平台经济的其他运营商。

六起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

根据《指南》,反垄断执法机构根据《反垄断法》第18条和第19条,分析确定或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因素和情况。结合平台经济的特点,可以具体考虑以下因素: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和相关市场的竞争情况、运营商控制市场的能力、运营商的资金和技术条件、其他运营商对其交易的依赖程度、其他运营商进入相关市场的难度。

《指南》指出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六种行为,具体而言:

1、不公平的价格行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的运营商可能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分析是否构成不公平高价或不公平低价。

2.低于成本销售。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可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排除或者限制市场竞争。要分析是否构成低于成本销售,一般重要的是要考虑平台经济中的运营商是否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排斥其他有竞争力的运营商,以及在排斥其他运营商进入市场后,是否有可能通过提价获取不正当利益,损害市场公平竞争和消费者合法权益。

3.拒绝交易。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可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对手进行交易,排除或者限制市场竞争。

4.有限交易。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可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对交易对手进行限制性交易,排除或者限制市场竞争。可以考虑以下因素来分析是否构成限制交易行为:

要求平台内的运营商在竞争平台之间做出“两个选择”,或者限制交易对手的其他行为与其进行排他性交易;

限制交易对手只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或通过其指定的渠道和其他有限的手段进行交易;

限制交易对方与特定经营者进行交易

要分析是否构成限制交易,可以重点分析以下两种情况:

第一,平台运营商通过封锁店铺、减少搜索权、流量限制、技术壁垒、扣除押金等惩罚性措施施加的限制,由于直接损害市场竞争和消费者利益,一般可以认为是限制交易。

第二,平台运营商通过补贴、折扣、优惠、流量资源支持等激励手段施加的限制,可能会对平台内运营商和消费者的利益以及社会整体福利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但是,如果有证据证明其对市场竞争具有明显的排除和限制作用,也可以认为是限制性交易。

5.搭售或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无正当理由,可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搭售或者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排除或者限制市场竞争。

6.差别待遇。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可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对交易条件相同的交易对手实施差别待遇,从而排除和限制市场竞争。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对本指南的解释

据《人民日报》报道,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负责同志接受了《指南》的采访。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表示,反垄断执法机构鼓励参与横向垄断协议的平台经济经营者主动报告横向垄断协议相关情况,提供重要证据,同时制止涉嫌违法行为,配合调查。此外,考虑到平台经济中经营者集中的复杂性,《指南》明确,对于不符合申报标准的经营者,经营者可以积极向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申报,以规避相关法律风险。对符合从宽适用条件的经营者,反垄断执法机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问:《指南》对“二选一”、“扼杀大数据”等问题有哪些规定?

答:《指南》完全以执法实践为依据,积极回应社会关注,对近年来社会各界反映的“二选一”、“扼杀大数据”等问题做了特别规定,明确了判断相关行为是否构成垄断行为的标准。

首先,很明显,“择其一”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来限制交易。“二选一”是大众对平台运营商要求平台内运营商不得在其他竞争平台运营等不合理限制的普遍表述。《反垄断法》禁止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没有正当理由,交易对方只能与其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交易。因此,《反垄断法》规制“二选一”行为的前提是实施该行为的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指南》明确了可以认为构成限制性交易行为的因素,包括平台运营者要求平台内运营者“二选一”或其他在竞争平台中具有同等效力的行为。同时,从惩罚措施和激励措施的角度,指南进一步细化了判断“两个选择”等行为是否构成限制交易的标准:平台运营商通过封杀店铺、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壁垒等方式实施的限制,扣除保证金等惩罚措施施加的限制,由于直接损害市场竞争和消费者利益,一般可以认为构成限制交易;平台运营商通过补贴、折扣、优惠待遇和流动资源支持等激励措施实施的限制,如果有证据表明对市场竞争具有明显的排斥和限制作用,也可被视为限制性交易。

二是明确“大数据扼杀”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差别待遇。“大数据杀”是大众普遍的说法,认为互联网平台利用大数据和算法来分析用户的“画像”,从而收取不同的价格。《反垄断法》禁止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在交易价格和其他交易条件上对同等条件的交易对手区别对待。《指南》明确了可以认为构成差别待遇的因素,包括平台经济中运营商基于大数据和算法,根据交易对手的支付能力、消费偏好和使用习惯,实施差别交易价格或其他交易条件。关于确定交易对手是否具备相同条件,《指南》特别规定,平台在交易过程中获取的交易对手的隐私信息、交易历史、个人偏好、消费习惯等方面的差异,不影响确定交易对手具备相同条件。在实践中,如果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在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对不同的消费者实施交易价格等不同的交易条件可能构成差别待遇。

问: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一个重要条件是,实施相关行为没有正当理由。《指南》中有哪些具体规定?

答: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根据平台经济的特点,《指南》列举了平台经济中的经营者实施低于成本销售、拒绝交易、限制交易、搭售或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差别待遇等行为时可能存在的正当理由。相关经营者实施上述行为不一定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上述行为有正当理由的,不构成违法行为。

根据不同类型行为的特点,《指南》具体列举了可能有正当理由的案例。例如,《指南》规定了低于成本销售的正当理由,包括商业实践中常见的情况,如吸引新用户和在合理的时间内开展促销活动;关于拒绝交易,《指南》明确指出,影响交易安全的不可抗力,以及交易对方明确表示或实际上没有遵守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性的平台规则,可构成合法理由;关于限制性交易,《指南》澄清,可能的合法理由包括保护交易对手和消费者的利益,保护知识产权、商业秘密或数据安全,以及维持合理的商业模式;关于捆绑或附加不合理的贸易条件和差别待遇,《指南》指出,符合合法的贸易惯例和贸易习惯可能构成合法的理由。考虑到商业行为的复杂性,《指南》还规定了“能够证明行为合法性的其他理由”,并对可能的合法理由作了公开规定。在实践中,如果经营者能够证明实施相关行为是正当的,则不视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指南》所列“正当理由”充分考虑了运营商在商业实践中平台经济领域行为可能存在的商业合理性,旨在保护运营商的正常商业行为,给予其更明确的行为指导。在执法实践中,相关的“正当理由”应当由经营者提出,并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问:如果平台经济中的经营者因为政府部门滥用行政权力排斥和限制竞争而实施垄断行为,是否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答: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法律法规授权的行政机关和组织在平台经济领域滥用行政权力,实施排斥和限制竞争行为的,行政主体首先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相关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也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具体而言,它包括:

第一,根据《反垄断法》第五十一条,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法律、法规授权的行政机关和组织在平台经济中滥用行政权力,实施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即上级机关应当责令改正;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反垄断执法机构可以向有关上级机关提出建议,要求依法处理。

二、根据《禁止垄断协议暂行规定》第三十二条第四款,经营者因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法律、法规授权的行政机关和组织滥用行政权力达成垄断协议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理。经营者能够证明其达成的垄断协议是因被动遵守行政命令造成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禁止滥用市场地位暂行规定》第三十七条第三款“经营者因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法律、法规授权的行政机关和组织滥用行政权力、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理。经营者能够证明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是因被动遵守行政命令造成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平台经济中的经营者自然不能因为行政垄断行为的存在而免除相应的法律责任,但经营者可以证明其垄断行为是因被动遵守行政命令所致,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以上就是义乌上市公司反垄断重文件发布!大数据杀人,“两个选择一”不能再玩了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琬青股票网其他的资讯!